扫描二维码进官网

  • 鲜竹酒
  • 北京中谷康态国际中医医学研究院宁南分院正式注册成立
  • 资格网
  • 4
  • 鲜竹酒
  • 北京中谷康态国际中医医学研究院宁南分院正式注册成立
  • 资格网
  • 4

网站首页学术经验杂家访谈陈琦玲:双心医学在心血管领域的发展

陈琦玲:双心医学在心血管领域的发展
时间:2017-01-10 点击次数:4302次

  作为长期从事高血压及相关靶器官损害、动脉增量硬化、心理衰竭等疾病以及心脑血管病和心理疾病的临床研究的北京人民医院心脏中心的陈琦玲教授,在参加第五届中国慢病管理大会时讲到。

  心血管事件链是1991年美国著名心血管专家提出来的,这个概念里我们有三个步骤要做的,第一首先是他的危险因素,那么在危险因素里面大家都知道三高,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现在在我们的慢病管理里面把吸烟也放在危险因素里面,那么在紧接着我们所谓的就是第二级预防的阶段,那么在这个就是疾病的进展了,如果我们在危险因素没有控制的情况下,我们就可能会出现了我们在血管会出现内皮功能的紊乱,内皮的损伤以及我们在心脏方面会出现左心室的肥厚,心率衰竭,甚至可以出现冠心病,动脉硬化这种情况,那么如果说我们再进一步的发展就发展成了,我们心血管事件了,那么就是心肌梗死的发生,卒中发生了,肾功能减退,我们心衰的明显的症状的发生以及我们外周血管疾病等等,最后会导致我们的死亡,在心血管事件链里边,如果说我们的慢病防治,实际我们很大一个重点就是要让大家在这个点上,我们把它给,如果我们阻止了它,把这三高先控制了,是不是的这事件链第一可能会发展的慢一点,第二可能尽量的不发生,这就是我们慢病防治的宗旨,那么我今天要讲的主要从三个方面,第一个从我国心血管疾病的现状以及危害,第二个我有一个病例来给大家分享一下,第三个我们临床的用药,对这种病人我们应该怎么用药,怎么做出循证,这里我们要复习一下,在我们心血管内科疾病谱的变化,大家可以从近看,30年前大家可能都有这个印象,我们主要的疾病是风湿性心脏病,是肺源性心脏病,当时的冠心病还比较多,这个时候,那么在最近25年以来,我们冠心病的病人开始从一个直线上升的趋势从我们最早胡大一教授把这个教育技术从国外引进我们中国,最开始在中国做,在最早的时候我们可能是体系专家过来在中国做,那我们中国这个技术发展的非常好,这样由于关外技术的引入,那么就使我们挽救了我们非常多人的生命,但是这一块有很大一群人里面存在外病生存,他们并没有完全因为放了支架,放了细胞性就能健康的生活了,那是为什么呢?因此给我们医生提出了一个挑战,我们医生到底是治病还是救人,还是既治病又救人,这是在很早的时候我们中国就提出治病救人的方针,但是我们真正做到的话,那么医生面对的我们是患病的人,还是这个疾病,我们面对的是人,既这个人有病而不仅仅只是一个疾病,因此当时虽然我们科技发展的非常快,那么在美国著名的心脏病专家米米·嘉妮博士就提出来了在现代医学的最大悲哀之一就是将心脏视为一个简单的机械压泵,而忽视了它的情感需要。这是我们现代人心脏日益衰弱的一个根源,那也就跟我们提出来了,大家再看一看这一张图,我们就可以看出来,在我们各个科室就诊的病人当中发生心理障碍的患者,我们心血管科高居第一,其次就是肿瘤科,实际上我们心血管科、肿瘤科很大一部分病人,当然还有消化科的病人。就是说在全球领域由于工业化信息的挂帅它的前进使我们很多的人都一味追求的是成功,那么就是在追逐的过程中就容易发生一些焦虑、恐惧,而且很多人都变得以自我为中心,变得对事情淡漠了,这样就会导致我们的人际关系的紧张,而在我们中国同样也有这样的,最近二三十年来,因为我们中国在转型期,我们的社会正处在高度发展的过程当中,旧的道德观念和新的价值观之间发生了矛盾,那么在这个情况下,人际关系开始紧张了,贫富差距加大了,这时候心理压力增大,心理压力增大必然会导致我们的病人的冠心病或者是高血压这些病人的更加的年轻化,我们经常会有18岁的小孩得冠心病,经常会听到30岁、28岁的人突然猝死了,那么这种情况下,使我们大家的心理障碍就更加的加剧了,更加的明显化了。所以也使我们这一组人群更加的增多了,那么在这里我们就一个研究也是做一个统计,就是关于患者当中,我们在术前的焦虑,发生率达到了55.3%,而国外的研究也提示了,在973术后的患者在一年的随访期当中,他们焦虑抑郁的病人占了70%、80%,这是一个非常高的状况,那么在我们国内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研究,发现了973术后的病人他的焦虑抑郁的发生率在40%到30%左右,也是非常高的人群,而启动技术后的病人,他的焦虑发生率大家可以看到都到60到80之间,他们有一些病人担心放了心搏器以后怎么办,你说医生几年以后换电池怎么换,如果电池没电了怎么办,而我们有些病人不敢上班了,有一些病人怕起搏器太贵了,我负担不起,这些种种原因导致我们焦虑抑郁情绪的增多,这个是在我们院做的一个我们胡教授牵头做的一个研究,一个调查,我们发现在我们心内科门诊的患者当中,我们有单纯躯体疾病的病人有一半,而我们躯体疾病合并的心理疾病的病人我们占了30%左右,单纯的心率疾病的病人只有10%左右,所以这个看起来我们相当多的人,他们都有共同的心理疾病,到我们心内科来就诊的,这是我们大家可以看出来就是说差不多80到90%住院冠心病患者都是存在一定程度的焦虑和抑郁状态。而我们高血压大家知道,目前我们高血压的人群在全球已经,我们中国已经占到3.3亿左右,那么在这么多的人群为什么他会与焦虑抑郁联系起来,就是我跟大家举的一个例子,就是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时前苏联列宁格勒市被围困了三年之久,在这个里面他们的高血压人群从4%一下飙升到64%,为什么?人们在焦虑,人们每天今天的事,哪儿又停水了,哪儿人又轰炸了,哪儿的人又被亲戚朋友或者是又被诈死了,这种焦虑情绪使我们的交感神经长期处于一个紧张状态,使我们的血压持续的飙升,而难以控制,因此就是说我们随着我们心、脑、肾的损伤,交感-肾上腺素活性的明显增加,血压的增加有时候就难以控制了,就不是我们以前想象的吃一片药就能控制,如果我们对那种特别难治疗的别人,我们一定要问为什么?那么在心血管疾病与心理疾病之间为什么发病率会这么高,我们看一下,因为他们两个有一个共同的路径就是下丘脑-垂体、肾上腺轴的HPA轴的兴奋性的增加,交感神经和肾上腺的过度兴奋。这个时候就会导致我们的心率疾病的增多,第二就是我们心率的变异性的降低,血小板受体改变,从而导致炎症介质分泌的增加,使我们及脏的电活动的不稳定和心肌缺血加重,这样就会导致我们心血管疾病加重了心理负担,心理负担又进一步的加重了我们心血管疾病在治疗方面的难度,同时我们就是说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那么在不正常的心理压力下,我们中枢神经系统会明显的降低心室的易损期的阈值,因此我们快速心率市场发生也增多了,促使发生也增多了,这就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我们要怎么样来在控制我们心血管病的同时,一定要注意我们的心理疾病的影响,那么在我们一线传统的,我们生物医学模式指出来的是什么,心血疾病我们医生首先会给病人说,注意生活方式的干预,少吃肉,少吃油,注意锻炼,迈开腿,管住嘴,这个话说起来很容易,但是其实做起来很难,还有我们可能会用到一些药物,你不是睡不着觉,你焦虑吗,我给你一点抑郁的药行吗,还有我们控制这么多的技术,我们可以,你狭窄了,我们给你放支架,我们最多的病人可以放到9个支架一个心脏里面,那么这个解决问题了,没有,这个病人来了更加焦虑抑郁,那怎么办呢,甚至有一些人都不敢起床,不敢睡觉,说我动一下支架会不会掉了,掉了怎么办,这些都给大家提出来很多问题,因此药物治疗加上器械治疗,并没有解决我们的问题,那么我们回头来看看我们的健康的要求,所以我们在1992年国际心脏保监会提倡的维多利亚宣言里面,就给大家提出来我们健康的四大基石,除了合理的膳食,适量的运动,戒烟戒酒,还有一个心理平衡,提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阶段,就是我们要健康,我们不但是身体健康,一定要心理健康,在这个里面就举了一个例,如果说我们做到了这四点可以使我们的高血压减少55%,脑卒中减少75%,糖尿病减少50%,肿瘤减少33%,也就是说平均寿命延长10年以上,在这个里面心理平衡的作用超过了一切保健措施的总和。


上一篇:中医陈鸿飞:攻克疑难杂症100多例!

下一篇:贾梅:营养标签 帮助百姓准确了解每日身体所需

版权所有:2014-2015 中华医疗服务网 网址:www.cnylfy.org 中文域名:中华医疗服务网 蜀ICP备09033599号

对网站上的任何内容,如果要引用,请注明出处 电话:400-009-9853 E-mail:1225817902@qq.com

建议采用 IE 7.0 或以上版本,分辨率采用 1280 * 800 或以上模式 技术支持:成都网站建设

在线客服
在线客服
服务热线
  • 4000099853